云报平台

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内容详情
2022年01月25日

改建村宅,打造向往的生活

阅读数:1252   本文字数:3474

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推进,如何在农村改建、规划村宅,成为热门话题。在嘉定,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村宅被改造一新,有的保留了原本的自然村落,修旧如旧;有的规划了道路、河流,环境更为整洁优美……田野村舍逐渐成为嘉定人向往的生活。

在你眼里,农村的房屋应该保留乡村建筑本身的美,还是重新打造更为实用和时尚的美呢?

 

从盼拆到盼改

 

高楼大厦里的现代生活,是许多打工人的梦寐以求。但庭院深深深几许的乡间小院生活,又何尝不是另一种美好。

2000年初,奶奶所在的村进行了第一批的动拆迁工程,但止步于奶奶家。之后几年,针对这栋老房子是“拆迁”还是“改造”说法不一。原本大家的想法始终如一:再等等,总归会拆迁到我们家的,目前没有翻新的必要。但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推进,看着周边越来越多的农村房子换新貌,家里人的心态也由望眼欲穿“动拆迁”变为翘首以盼“再改造”。

因为奶奶家的房子是传统的农村风格,前面一排平房、后面双层自建房,中间围着的庭院装载着我童年的美好回忆。而不远处便是成片的农田,房屋后面则是竹林果园,这两片区域可谓是奶奶的乐土,老人家毕生的时间与精力都倾尽其中。所以每当讨论并畅想着未来这座年代感悠久的房屋会如何变化时,奶奶的所有关注点不是屋内,而是屋外。

过去,很多人都觉得农村是城市的低级版本,但农村并非城市的跟随者,而是跟城市有着差异化、且更接近自然的另一种美好。因此,农村房子的改造方向,也并非简单的向别墅看齐。它具有自己独一无二的人文魅力,有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和趣味。贝聿铭先生说过:“生活就是建筑,建筑是生活的影子。”对于农村的房子,无论将其外形、构造、软装弄得多精致与豪华,乡村建筑的灵魂在于当地的传统与习俗、当地人的生活与习惯。比起富丽堂皇,大家更希望在门前的蔬菜园里采摘天然有机的新鲜食材,重新唤回小时候挎着篮子,在充满生机的园子里将蔬菜收入怀里的丰收记忆;也希望扛着锄头,去后山的竹林里愉快地挖笋,感受久违的农耕体验。

好的乡村建筑必须要有朴素的活力、可持续的生命力、强烈的美学感染力。这才是独属于农村房子的魅力。

陆佳琪

 

避免高颜值“连连看”

 

房子是百姓心中的头等大事,尤其对于农村人来说,吃穿开销可以省,但改造房屋的钱一定不能省。破旧土房翻修成小洋房,不仅颜值高,住得也舒坦。

现在,农村房屋越造越好,高颜值使得以往农村贫穷落后的刻板印象被快速重新刷写。可高颜值的新鲜感过去之后,审美疲劳开始渐渐显现,很多改造完的农村房屋仿佛是流水线上的产物,粗望一眼,好像开了一局“连连看”。

过去人们各造各的房子,没什么设计理念,只要能住就行,难免给人杂乱无章之感。整齐划一的房屋初期确实让人赞不绝口,但久而久之,一些传统村落、所蕴含的历史文化资源也就一去不复返了。

建设美丽新农村不是简单地统一房屋建筑风格。在改造房屋时应当注重“旧中有新,新中留旧”,落后的可以被淘汰,但有些历史文化痕迹需要保留。例如古镇的房屋全被翻新成摩登大楼,那就会失了古色古香的建筑韵味,表面上似乎全部迈向现代化,实际上却是买椟还珠。

农村房子的改造说到底是让老百姓住得更为舒适,若不尊重百姓意愿,一味做表面文章,以粗放式理念来改造房屋,那就会让传统特色走向消亡。高颜值可以追求,但应当将农村独有的优势与之结合,突显鲜明风格,避免千篇一律的“连连看”,如此才是美丽乡村的本质与初衷。

周绮婷

 

向阳新生,遇见美好

 

作为一枚土生土长的农村娃,我对农宅怀有特别的情愫。那充满烟火气的老灶台、阳光下斑驳的墙壁、覆着青苔的石板路……承载着我童年的回忆。长大后来到城市发展,每当偶然看到车窗外一掠而过的村宅,总是倍感亲切。

来嘉定近十年,我眼中的农村宅院也发生了许多变化。崭新的健身步道、修葺一新的便民服务站、四季有景的小花园,一座座历经改造的农宅向阳新生,成为这座古城动人的亮色和温柔的注脚。

一座城市有温度,生活在这里才有质感。农村房子改造,重点要“改”出百姓满意的乡村生活,把宜居、安居、乐居放在首位。嘉定在农宅改造上一直在绵绵用力、久久为功,用心打造出乡野中的城市范本,呈现美好环境与便民生活两相皆宜的格局。徐行镇伏虎村赵家组陈旧的村宅墙壁被集中刷新,配上风格统一的水墨墙绘,与村庄的江南韵味相得益彰。院落内外,花圃菜园,畦分棋布。村宅四周水清路阔,整治一新。村中路灯、健身点、公园等公共服务设施不断完善升级,嘉定用巧思让传统农宅的黑白底色焕发出色彩。居住在这样高颜值的村宅里,人们的幸福生活像花儿一样绽放。

农村宅院的改造在注重老百姓需求的同时,还要保持乡村风貌的原始肌理,烟火气不能丢。不破坏一草一木,把原本零、散、旧的民宅整合在一起,实现农民住房集中更新。我曾经去过婺源赏玩,那里的村落民宅,风格古朴、统一,与梯田花海相依,与青山绿水环绕,田园风光之美难以言尽,让人印象深刻。

理想中的农宅改造应以人为本,保留原生态,坚持原风貌。这样的美丽农宅留得住乡味,看得见发展,又跟得上嘉定速度。

董红

 

让历史告诉未来

 

走在乡间的小路上,感受到的不仅仅是农村的田野风情,更是村民们的幸福生活。乡村振兴战略的推进让乡村焕发新颜,一座座别具特色的新农村村落、一栋栋新颖别致的乡间小楼、一条条缓缓流淌的小河给新农村增添了别样的风情。

在我看来,修旧如旧、保护建筑肌理,让历史告诉未来也许是当下新农村建设发展中可以思考的方向。

那天,我从海宁路兜到四川北路,视线很快被今潮8弄吸引。这处由66幢老建筑构建起的沪上文化新地标,以焕然一新的巷弄老楼、前卫新潮的艺术空间、接地气的海派集市,吸引了全年龄段的人群前来打卡。这些建筑中,既有历经百年沧桑的精致豪宅“颍川寄庐”,也有见证历史变迁的石库门弄堂社区“公益坊”等优秀历史建筑。

从城市老房子的改造,我不由联想到农村老房子的改造。历史是无法复制和改变的,农村更是如此。农村田野里的风情一年四季都在变化,而老房子作为凝固的雕塑,本身就承载着岁月的沉淀,镌刻着历史深深的烙印,代表着时代的变迁,无声地诉说着每一段历史,让现在了解过去,更让未来解读历史。

当下,如何在不改变历史的前提下,更好的诉说历史、表达历史,为过去、现在和未来搭建一个共同对话的舞台,让一幢幢老房子像一位位饱经沧桑的老人,永远地留在人们的心中,这不就是农村老宅改造的价值所在吗?

马红梅

 

以人为本,因需而变

 

房子是用来住的,首先要考虑的是实用性,能够让人住着舒适,用着方便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如果是地标性建筑,外观可能是首先考虑的,因为这种建筑的实用价值就在于地标作用。

设计应该以人为本,充分考虑居住者的需求,以满足美好生活为前提,从实用性、功能性、美感等方面通盘考虑。过分追求外观造型,而牺牲了房子的实用性,这是得不偿失的。

当然,重新打造更为实用的美,并不意味着要像城市一样将农村建得整齐划一。当前社会大力发展美丽乡村、休闲观光农业,将村庄建设得既符合当地乡村特点,又契合村民需求,使当地乡村建筑的历史得以延续、文脉得以传承、特色得以保留,这才是对建设能力的考验。

随着技术的进步,居住的改善需求、审美不断变化,乡村建筑也在改变,要做到完全意义上的原貌保留是很难的。比如,越来越多的新居都把卫生间建在室内,装上抽水马桶。传统的纸糊木窗,也被宽敞明亮的铝合金窗户所取代。

应该保留乡村建筑本身的美,还是重新打造更为实用的美?最终要结合当地的实际情况,综合考虑,房屋主人的情感取舍、乡村发展、村落保护等多方面的因素而定。如果一个村子传统文化价值不高,建造工艺粗滥,房子既不好看也不坚固,那就没有保留的必要。但如果一些农村的老房子具有一定的建筑特点、历史意义及文化意义,还是值得保留的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丹丽

 

七嘴八舌

乡村的房子应该是这样的:和谐美观、精致实用、乡土气息浓厚。只有这样,才能让资金投入得到更大收益,更好满足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求。

——王小满

农村改造首当其冲的应是自身美的传承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家乡的一砖一瓦,都讲述着过往的岁月,积淀着文化的韵味,不应被轻易抹去。 

 ——周志轩

村宅改造既要保留农村房屋原本的“土味”,又要推陈出新,改造出现代的实用“美”。

——周哲

对历史久远、破旧不堪的古村落进行改造是必不可少的,但其前提是坚守修旧如旧,尽量保持古村落的历史环境,保留乡愁的记忆。 

  ——and

农村房屋的改建迫在眉睫。我认为首先要让村民感受到现代生活的便利,其次才是美观。 

——千与千寻

现在村宅改建有些大同小异,风格不明显。最好深挖当地人文历史,在改建中融入进去,增强地方特色。        

——程晨